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一个人的夜巡

一个人的夜巡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7-31)诗词类1001

一个人的夜巡

荷兰的画家中,我对三位印象比较深:伦勃朗,梵高,还有蒙德里安。这三位大概也可以代表古典、印象、抽象三种不同时期风格。虽然文艺复兴的鲁本斯也是荷兰人,但总觉得该把他归为意大利那帮“卖肉”的画家一类,少了点荷兰的小情怀。


对伦勃朗的敬仰是因梵高而起的。翻起梵高画册,早期的不少作品前面都写着“临伦勃朗”,也才了解到除了米勒之外的另一位影响者。而且他们也同是自画像的大神。


一个人的夜巡


说到伦勃朗,即使是放在向来以命运多舛为买点的绘画界,仍可以轻松地挺进前三并有望夺魁。而他的一生以 1642 年为分水岭,享受半生,受苦半生。


在年少成名的美好前半生中,作为一名成功的画匠,伦勃朗在 18 岁就有了自己的工作室。除此之外,应接不暇的订单,价值万余的豪宅,身为望族美女的娇妻,一切都很富余。


一个人的夜巡


然后,到了 1642 年,原本应该是为伦勃朗的成功更进一层的一个订单,却变成了将他打落深渊的利器。就是这幅《夜巡》,造就了今天被大众顶礼膜拜的大师伦勃朗,却也使当时的尼德兰画匠伦勃朗,走上了受苦的后半生。


他倍受嘲讽,无人认同,穷困潦倒,为不同的女人经历不同的痛苦,渐失亲人,孤独的活到最后。


一个人的夜巡


还好,伦勃朗是一个单纯的男人。他的痛苦来源于此,他的幸福也定要从中如泉水般细细涌出。作为一个单线条思考问题的画家,尽管他也希望获得世俗的成功,但失败亦不是要死要活的大事。只要还可以画画,他就会得到救赎。


从伦勃朗流传于世的 100 多幅自画像来看,短暂的得意和长久的失意,在他不同时期的自画像中,都能够一目了然。身形、面容、眼神都随之境遇的跌宕起伏发生了变化,而唯一不变的,是从最黑暗的底色与背景中映衬出的光。


一个人的夜巡


可能到最后,他已经从画中得道了:不必与世界对抗,也不必与世界和解,是日巡也好,是夜巡也好罢,终究是画自己的画,面对自己的心。伦勃朗给人的印象,就是他只想安静的做一个单纯画画的男子而已。


如果不是死后多年才得以正名,伦勃朗完全可以成为一代人的男神,“你经历的苦终将照亮你前行的路”、“苦难成就了我”、“愿你被世界温柔相待”,这些都是不错的个人传记书名备选。


一个人的夜巡


所以,以己之心试想 1642 年的伦勃朗,如果有机会选择,不知道他会走向哪里?是迎合当时的社会,做一位有市场的工匠,赢得生前钱财与美人;还是继续当一个单纯的画家,却不被理解,变得终日为债务所累,直到死后几百年才被世人认可?


个人的命运和时代的车轮不能猜测也不能重来,所以,我们现在知道的是,伦勃朗单纯的做着一个人的“夜巡”。而我们,即使是在白天,也恨不得锦衣而行。这是一个时代与另一个时代的差别吧。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lmwmm.com/post/435.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离别。

下一篇:刺眼的红

“一个人的夜巡”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经典短篇:《理想》

经典短篇:《理想》

家人围着6岁的小男孩问他的理想, 小男孩说,他想当医生。 外婆说医生好,社会地位高。 奶奶说待遇也不错。 爷爷说除了工资还有其他的收入呢! 外公说更重要的是以后找对象方便。 小男孩...

岭南师院扬“彩”令夏队探访草坪村

岭南师院扬“彩”令夏队探访草坪村

  岭南师院扬“彩”令夏队探访草坪村 7月25日,岭南师范学院的三下乡实践活动开始了。经过为期两天的准备,岭师的扬“彩”令夏队中的江门小分队来到草坪村。接下来,让我们一睹草坪村的“芳容”吧。 草坪村,于明洪武年间立村,距今已有160多年...

迟来的教师节礼物

迟来的教师节礼物

  每年教师节,无论是在职期间还是退休以后,我都会收到学生送的各种各样的教师节礼物。譬如微信、微博和电子邮件发来的贺词、贺卡,快递给我的礼品盒以及鲜花等。每当此时,自己切身体会到教师职业的神圣与崇高,感受到“桃李满天下”的骄傲和自豪。然而今...

米修司,你在哪?

米修司,你在哪?

上世纪 80 年代,被美术界誉为“悲情主义”和“伤痕美术”的代表人物,何多苓先生,根据契诃夫的同名小说绘制了 44 张连环画,名为《带阁楼的房子》。这是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小说的主人公原型是俄罗斯画家列维坦,他不满...

墨点无多泪点多

墨点无多泪点多

墨点无多泪点多,山河仍是旧山河。横流乱世杈椰树,留得文林细揣摹。今天翻了翻《八大山人画集》,在山水册页上看到了八大山人的一方画押:“三月十九日”,原来那是崇祯帝自缢煤山的忌日。从那天开始,他已经死了。江山易主,国破族灭。一幅幅的册页中只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