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高瓴纯音,耳生净土

高瓴纯音,耳生净土

微信用户1年前 (2023-05-29)诗词类679

高瓴纯音,耳生净土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一位来自台湾原住民歌者,郭英男。


1996 年,我是在广播里第一次听到了他的这首《老人饮酒歌》,了解到它是一首阿美族音乐。当时因为张惠妹,动力火车等歌手的出现,我已经了解到台湾的高山族,原本就是由阿美族、卑南族,排湾族和雅美族等共同组成。


高瓴纯音,耳生净土


和许多其他少数民族一样,阿美族天生热爱唱歌。在他们的纯真之音中,似乎有着源源不绝的毅力,千百年来与大自然共存。它跨越了种族和语言,听者很难不被他们的声音打动。


然而,随着老一辈阿美族人相继过世,音乐如何传承便成了问题郭英男为了让这个传统承袭下去,组成了「马兰吟唱队」,开始教自己的妻子、弟弟、妹妹和亲戚唱歌。


高瓴纯音,耳生净土


其实,郭英男一直都希望阿美族的音乐能走出部落,好在他的努力没有白费。1988 年赴法国,1999 年再赴日本,都在当地造成了轰动,而他浑厚独特的嗓音,也受到台湾许多民乐家和歌唱家的注意。


后来,他的这首《老人饮酒歌》被德国新世纪电子音乐团体 Enigma 留意,并撷取了部分原声进行编曲,混音成《Return To Innocence》,在全球狂销百万张专辑,甚至成为 1996 年亚特兰大奥运的主题曲。


高瓴纯音,耳生净土


然而,此时的郭英男却一点儿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轰动全球。因为 Enigma 从始至终都未在专辑中注明,其中的演唱者有郭英男。


虽然郭英男表示,只要让大家知道这首歌,是来自台湾阿美族的歌曲就可以了,但这件事当时依然引起全世界对于原住民著作权的争议。在奥运结束后,郭英男与 Enigma 陷入了一场长达 3 年的跨国诉讼,并以和解告终。


高瓴纯音,耳生净土


2002 年,郭英男逝世的时候,我在电台里听到 DJ 说,老人也许是带着某种怅然的遗憾走的。


我想,除了他粗粝质朴的声音,有些历史我们也不该遗忘。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免责声明
    本网站在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只按现有状况提供文章发布第三方网络平台服务,本网站及其所有者非交易一方,也非交易任何一方之代理人或代表;同时,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也未授权任何人代表或代理本网站及其所有者从事任何网络交易行为或做出任何承诺、保证或其他类似行为,除非有明确的书面授权。
    鉴于互联网的特殊性,本网站无法鉴别和判断相关交易各主体之民事权利和行为能力、资质、信用等状况,也无法鉴别和判断虚拟交易或正在交易或已交易之虚拟物品来源、权属、真伪、性能、规格、质量、数量等权利属性、自然属性及其他各种状况。因此,交易各方在交易前应加以仔细辨明,并慎重考虑和评估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风险。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lmwmm.com/post/897.html

分享给朋友:

“高瓴纯音,耳生净土”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月如茶香

月如茶香

走到阳台,不经意地抬头,我看到了久违的圆月。月光皎洁,它温柔地洒落在我的窗台上。有这样的月光,夜显得沉静。在这沉静的夜里,睡意却无意来打扰我,也许是因为下午在友的茶庄里喝了太多的茶,这些茶让我精神奕奕。我掬一束月光回到书房,想让我的书房也皎...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秋天的雨

秋天的雨

秋雨飘落思念的伤, 风吹满地苍凉。 想你的时候, 倒上一杯酒, 一支香烟送到唇边。 灵魂相似的人, 才能看到对方的心田。 懂你的人如抚心音符, 总会有一首歌, 让你回忆万千。 一杯酒, 敬不到来日方长。 一场雨,...

想

一个人是孤单, 想一个人才寂寞, 你说有时间一定来看我, 我心里很甜。 祈盼着, 从点点星空到朝阳升起, 望着你将要来路口, 却一片迷茫。 一个人是孤独, 想一个人才心痛, 你说一定给我一个拥抱, 我心里很暖, 向往着...

​最好的自律:事不拖,话不多,人不躁

​最好的自律:事不拖,话不多,人不躁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洞见主播江美丽朗读音频《沉思录》中写道:“做事不可迟缓,言谈不可杂乱,灵魂不可焦躁不安,生活才能平稳无忧。”一个人最好的自律,是管好自己。专注于该做的事情上,则水到渠成。01事不拖延听过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