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正文内容

一个人的龟兹

王-2M3个月前 (05-13)诗词类379
关于鸠摩罗什,我所知的甚为肤浅。一度痴迷过佛教典籍里,那些舌绽莲花的词句。是的,非常汗颜,我最初热爱的并不是佛学那精深奥妙的智慧,真的只是那些词句。

譬如“彼佛国土,常作天乐,黄金为地,昼夜六时天雨曼陀罗华”,再譬如“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佛经的文字之美,让人无法视而不见。或许这一点,是鸠摩罗什所未曾想到过的。于他而言,这些文字美也罢、丑也罢,不作分别之想,他要传扬的只是其中的意义。文字所能记录的,都不是佛学的深核。

佛教是“悟”之哲学,所以文字之美不在词句章法,而全在于意想。前念虽迷,后念可悟,“迷”与“悟”只在一线之间,而我仍是一个目迷红尘的痴心俗人。迷恋人间的情感,迷恋古老的传说,迷恋过往的历史。


对于热爱西域文化的人来说,龟兹是个熟悉的名字。在盛唐的宴会上,龟兹音乐技压群芳。在佛教东传的历史上,鸠摩罗什声名远扬。

我第一次详细而完整地了解鸠摩罗什的故事,是在《新丝绸之路》里,记述他的那集,名字叫做《一个人的龟兹》。这位天生妙谛的高僧,真是孤独的。他的孤独,是众生的迷昧冥顽,也是自己的慧极必伤。


仿佛灵颖天成的人物,总是容易深陷宿命的泥潭。我不知那仅是传说,抑或真有其事,鸠摩罗什向着长安的起行,曾在同样灵慧的母亲的预言里。预言说,你将是去东方传播佛教的僧人,但你到东方去将历经磨难……然而鸠摩罗什心意已决。

我最初以为,所谓磨难,最多如同玄奘西行,路程艰险,前途未卜,时时有生命之虞,最终还可能一事无成。那时没有人知道,包括鸠摩罗什自己。他将要经历的磨难,是被逼对向佛清心的违背和对这浑浊世事的妥协。


前秦骁骑将军吕光攻克龟兹而得鸠摩罗什,见他年轻而生轻慢之心,逼他迎娶龟兹公主;后秦姚兴对鸠摩罗什的智慧叹为观止,唯恐法种断绝,再逼他接受十名女子……

是的,我说是违背,而不是破戒。清规戒律只对那些心未沉静的人而言,出家若只是历练自己的身心,克制自己的欲念,这样的修行终不会大成。对于清心礼佛之人,早已无欲念分别之差,所谓的戒律,不过一纸废文。


后来的史书中曾有不同的记载,认为鸠摩罗什成婚并非被迫,而是自愿,甚至是主动。再后来,还有人杜撰小说,认为鸠摩罗什与情僧仓央嘉错类似,有过“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念想。

我不以为然。大智若他,既悟得大乘佛法宽博慈悲的真义,又岂会堪不破人间虚妄空幻的情欲?身前身后,懂他之人都是寥寥无几。


鸠摩罗什一生坎坷、忍辱负重,只为用生花妙笔向世人传播困苦解脱的大乘佛法。他译出的 300 多卷、近 300 万字佛典不仅字字珠玑,更深远地影响了从此流传后世的中国文化。

《金刚经》、《维摩诘经》、《法华经》、《阿弥陀经》……,字字精纯,不可思议。可惜据说译出的这些典籍,根本不到他所精通的十分之一。


公元 413 年,70 岁的鸠摩罗什在长安圆寂。圆寂之前,他发下誓言:“若所传无谬者,当使焚身之后,舌不焦烂。”众弟子为他举行了毗荼仪式,火灭烟消之后,唯舌余存。

多年前看这集《一个人的龟兹》之时,对暗藏佛理的结尾喟叹许久。


如今的龟兹只余遗址,护理员老王在巡视的时候喜欢捡石头,但他并不收藏,只是随意地捡拾。那些都是很平常的石头,从前可能也被别人捡起过。石头没有家,它的位置经常是偶然的。

也许 1600 年前的鸠摩罗什,也曾捡起过它们。

本文插图为新疆克孜尔石窟中的壁画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lmwmm.com/post/390.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秋时依伴

    秋时依伴

    清早雾叠,楼檐蔼矮,碍得弯枝娇懒。无意穿红,怎如奈,平野一目殷曼。希希缱绻,惜梦残,世道人间。一飞清越鸣去了,与伊同知晓?竹涧菊溪梅岸,一杆横肩,初上云霞舟。着意清浅,且深厚,权将秋枫受。返时满重,但携得,春酿夏酢。又来把盏与月瘦,伴侬纤纤...

    守望

    守望

    秋意浓郁时你悄然北上 害怕温柔的秋风平静了你驿动的心?担心多情的秋雨留住了你的脚步?当我读懂你的双眸,无限思念,无言守望,谱写成半生的心愿。梦挥动翅膀,幻作不期而归的美丽。一曲相思,愁怯了寒露。我把思念筑成一个个驿站,漂泊的日子里为你遮风挡...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

    生命,是一树花开,或安静或热烈,或寂寞或璀璨。日子,在岁月的年轮中渐次厚重,那些天真的、跃动的、抑或沉思的灵魂,在繁华与喧嚣中,被刻上深深浅浅、或浓或淡的印痕。很欣赏这样一句话:生命,是一场虚妄。其实,经年过往,每个人何尝不是在这场虚妄里跋...

    走在小岛的小路上

    走在小岛的小路上

      仲夏,万物复苏。我走在株洲石子湖公园的湖心岛上。 湖心岛是石子湖公园的精华所,岛不大,石子�路,绿树成荫。石子路七弯八拐,路面的石子排列成一个个的圆形,圆形里面不知是什么图案,也不知表达的是禅意还是道意?我一边感受着天然的湖光美色,一...

    昨夜的雨

    昨夜的雨

      昨夜的小雨, 今又晴空万里, 雨滴不知太阳的暖意。 不舍得离去, 悄然留下自己的身影, 化作蔚蓝天空上的浮云。 问一声爱问一声情? 一花一木一世界, 有忧伤有别离, 百花园香润雨滴。 秋风起, 落叶残花微叹息,...

    醉街

    醉街

      风请你慢慢的吹, 忙碌的一天, 真的不想让你太累。 酒一杯续一杯, 不知为谁而喝醉。 坐在路旁摇晃摇晃。…… 矮丛中盛开的花朵靠在你半裸的背, 没有了白天的温柔也希望有人来陪。 仰望夜空, 那颗最亮的星失去了光辉,...

    发表评论

    访客

    看不清,换一张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