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忽然有了光

忽然有了光

微信用户1年前 (2023-02-15)诗词类749
忽然有了光
张震岳一次在演唱会上沉重的说,很不想唱这首歌——《思念是一种病》,因为周遭最近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但我还是要唱——献给……献给我们爱过的人。嗯,献给爱过的人,本身具有不可抗拒的理由吧?
舒曼的《a小调钢琴协奏曲 》也是如此,它是写给克拉拉的一封情书。旋律由开始的暗沉突然过渡到欢乐,跳跃性的节奏让人明显感受到作曲家的心情。
忽然有了光
几处浅吟低唱,舒缓,苦闷,如一只孤雁在山丘徘徊,是未知的等待,是压抑的写照,也是“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的荒凉。
拉拉是老师的女儿,舒曼暗恋她很久了。他醉心于写钢琴曲,因为大部分是他对她的心情,虽然无法亲自演奏,但黑白琴键上流动的情绪全是他的全心全意。而每完成一篇,似乎获得了某种慰藉,就像暗云天日的井底忽然有了光。
忽然有了光
渐渐的,两个人坠入爱河,情愫也在变化地节奏中发酵。可当老师知道后,明确反对他们在一起。大概觉得,女婿不符合自己的想象。为此,舒曼有过一阵挣扎时期。思念是一种病。
但舒曼并没有上演孔雀东南风似的悲壮,也没有“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的伤怀。舒曼选择了法律的途径,庭上的判决,终于成就了一对有情人。
忽然有了光
不同于东方的父母之命,西方更加讲求个性解放。由此不难理解,舒曼与肖邦、李斯特为何成为浪漫主义的旗手了。他们反对一切条条框框,反对普遍公式,抹杀个人差异,追求感官感觉,一切都是真实的,自然的流露。
反应在音乐中,是摇曳多姿,变化莫测的旋律。几个高低起伏不定的声部,编织成一个完整的声音世界。
忽然有了光
在《a小调钢琴协奏曲》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那种久经折磨后的幸福,欢乐完全漫延在音乐里了。你明显感受到一种失而复得的感激与兴奋之情,舒曼有刻意延长这份感受。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舒曼后面的曲风从爱过渡到对自然、对生命的歌颂,情感由此升华。此时打开窗,一阵凉风吹来,混合着踊跃的节奏,人的心情也随之舒畅多了。虽然世界上并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美在高处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lmwmm.com/post/534.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续写莫扎特

下一篇:抓住瞬间。

“忽然有了光” 的相关文章

异乡曲,华夏篇!

异乡曲,华夏篇!

吾之今日之世界! 爱吾所爱!好过没有爱,穷此一生! (开式) 一湖半山月, 两界合同心。 有道胸无忌, 无言天酬勤。 (会展) 很久不这么吟了,今早却是如此轻纾了。而后,便是缓解了,在大天阔地之巍宇莽莽中。 忽而看见,书桌的离叛:西人雪茄中...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

喜欢文字的人,大都喜欢把自己的一份情怀寄托在那一段段的文字里,有点清高、有点孤傲、有点狂妄、有点忧郁。爱文字的人,快乐是简单的,不需要太多,一本好书,一寸灯光,开水一杯,沉淀一壶思绪,走进简单的文字中,从字里行间中,跟随作者的情感一起去体验...

相约一时

相约一时

  明知不会有结局, 就不要执着期许。 落雨仍在断断续续, 心中的那一朵浮云, 在阴暗的天空聚集。 风雨谁也躲不过去, 即便撑起一把雨伞, 没有淋到肩膀, 也会淋湿了脚步, 遮挡的都是暂时。 千千世界: 风和雨只能相约...

教育孩子,带他吃顿饭就够了

教育孩子,带他吃顿饭就够了

  上个周末,我和门卫大爷在说话,出门刚好遇到邻居,他们夫妻俩这段时间一直很忙,正准备出去好好吃一顿,犒劳一下自己。   大爷调侃他们说:不带孩子去呀?去过二人世界嘛。   邻居有些无奈地说,诶,在他奶奶家呢,带孩子出去吃饭,上蹿下跳的...

重阳节故事新编

重阳节故事新编

  重阳节故事新编 很久以前,在一条大河边住着一个名叫桓景的人,非常尊敬老人,不但孝顺父母,对其他老人也是尽力帮助。他一家人守着几片薄地,起早贪黑地干活,日子过得紧紧巴巴。 天有不测风云,大河两岸忽然流行起瘟疫,夺走了不少人的性命。桓景...

精神的力量

精神的力量

  “我们用文艺为人们送去温暖、大爱和祝福”,主持人们送上节日祝福,也向现在仍然奋战在全国疫情防控一线的广大干部职工、医疗工作者、科研人员、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及各方面人员致以崇高的敬意。 2月8日晚,万众瞩目的央视元宵晚会播出,这是一场不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