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类 > 麻雀

麻雀

微信用户2年前 (2022-03-14)诗词类1218

  岁月珍藏着点点滴滴,倘若触碰了脑海中的开关儿,就会想起心底封存的过往。

清晨,我开车走在行人很少的街路上,有一个瘸脚的环卫工人忙碌着:独特的走路姿势,让我一下想起了小学同学:“洪伟”。我将车慢慢的停在路边,走到他面前:有些苍老,毕竟五十多年没见了,当我看到他左眉间的那颗痣及走路的特点,断定就是小学同学:洪伟。

“洪伟”我是你的小学同柴富友!?

他瞅了我一眼说:“不认识我”然后他又上下看了看我,又瞅了瞅我停在路旁的奔驰车,摇了摇头,继续向前清扫着马路。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上小学的情景浮在眼前:

四十五年前,我和洪伟都在头道小学上学,为了当选学校唯一的三道杠儿(少先队员大队长),我爸偷偷给班主任买两盒人参烟,我如愿以偿。其实我真想让给洪伟,因为洪伟出生就先天性左脚瘸儿,能坚持来上学真的不容易,但老师坚决不同意,洪伟一直心里不服,从此洪伟不再和我说话了。

上了小学四年后,我才知道是爸爸当年在背后作的手脚。心里总觉得欠洪伟很多,后来我家搬到城里,洪伟因家庭原因辍学了。

我大学毕业后,继承了父亲在城里的公司,经日常来往的同学说:洪伟当年辍学是因为母亲得了精神病,自从他父亲死后就再没有和同学有任何联系……洪伟也没有娶上媳妇儿,同学们都想帮助一下洪伟,但谁也不知他的去哪了。……

今早能在同一城市,大街旁见到洪伟,这也许就是老天的安排,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想想现在的自己,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当年洪伟学习那么优秀,如果他当上了三道杠儿,是不是会改变他的命运呢?这些年我心里总是自责不安,总想找机会当洪伟的面说声:对不起!

今天他不认我这个老同学可能有他的道理,我会每天来到这条街路来看他,默默的陪在他身后,直到他喊我一声“老同学”!

路旁的树枝上落着一只麻雀,后来又飞来一只,互相呢喃着说着话,歪着脑袋瞅了瞅对方,一起拍着翅膀飞向了城市的繁华。

转载请标注:点度博客――麻雀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点度点度金讯时代-BLOG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lmwmm.com/post/199.html

分享给朋友:

“麻雀” 的相关文章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悲欣交集 , 发表于2023-11-11 23:00 ,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感谢让我遇到了你

感谢让我遇到了你

  如果说真的,你与我终归是两个世界的人,太多的时间也只是越陷越深。天外雨,尽管努力学着默声而哭,朦朦胧胧的,在心间滑过两行,透明的无色。748219美文网   早已习惯了你爱的音乐中没有了属于我的副歌,过去情深吟唱,如今伤感浅唱,难以忘...

米修司,你在哪?

米修司,你在哪?

上世纪 80 年代,被美术界誉为“悲情主义”和“伤痕美术”的代表人物,何多苓先生,根据契诃夫的同名小说绘制了 44 张连环画,名为《带阁楼的房子》。这是一个关于初恋的故事。小说的主人公原型是俄罗斯画家列维坦,他不满...

一生爱自由

一生爱自由

伦敦一个画展上,人头攒动。一对男女在一幅画前驻足:一个超级肥胖的裸女,在一张破旧的沙发上昏睡过去。她的一只手扶着沙发背,一只手托着硕大无朋的乳房,大大的肚腩因为粗壮双腿的挤压,像个球一样耷拉在沙发上……男人对女人说:“亲爱的,这幅画上的女人...

离天国最近的作曲家

离天国最近的作曲家

布鲁克纳比瓦格纳小 11 岁,比勃拉姆斯大 9 岁,按说应该和他们属于同时代的人,可音乐史上,却偏偏喜欢把他和马勒对比,归入后期浪漫主义。如果从年龄上看,布鲁克纳比马勒大 36 岁,彼此之间还保持着一种类似师生的关...

人间值得

人间值得

前几日,梦到了类似紧那罗的神祈,柔和的金色,清晰的笑容,清泠泠的好似月光的声音,朵朵清清淡淡的莲花隐于他们身后,散着温柔的气息。说来奇怪,那些平日里想象不出的神祈,最近在梦里倒是经常出现。昨日晚上抄写了一些书摘,看...